广东中山一潜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

  新京报快讯?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,十月初的广东省中山市,霪雨霏霏。市看守所内,冯秉?时常想起外逃24年来的煎熬,同女儿分别的场景不时搅动着她的心。

  “我们在进行疫情防控巡查,需要身份核对,请您配合一下,开下门。”7月15日中午,几位便衣民警敲响了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某老旧小区一户居民的门。屋外蝉鸣聒耳,屋内却异常安静。闷热的天气捂湿了民警的上衣,正当他们准备再次敲门时,一位中年妇女打开了门。

  “麻烦您摘下口罩,我们要核实登记。”她有些迟疑,但还是照做了。“就是她!”站在门口的中山市追逃办工作人员,一眼认出这个还带着围裙的人,正是潜逃了24年的原中国银行中山分行湖峰办事处职工冯秉?。

  冯秉?住所内设施破旧,敲门声响起时,她还在为“公公婆婆”和女儿做午饭。民警将灶台上的煤气关闭后,轻声告诉冯秉?“我们是中山市公安局的”。听到此话的冯秉?惊愕万分,深深叹了口气。

  解下围裙,冯秉?在民警的陪同下走进卧室,轻轻叫醒正在午睡的女儿。到这一刻,女儿才知道母亲的真实姓名。“妈妈对不起你!希望你以后好好做人,千万不要做违法犯罪的事情。”冯秉?强忍着眼泪,松开女儿的双手,被押解回中山市。

  “上一次来,还是我参加面试的时候,当时这栋楼是中山市最高的楼。”押解车辆路过中国银行中山分行所在的中银大厦时,冯秉?感慨地说。

  1973年出生的冯秉?本有着大好的前程:21岁大专会计专业毕业,顺利进入原中国银行中山分行湖峰办事处工作。但衣食无忧的冯秉?,却和当时的男友陈柏年动起了歪脑筋。

  1996年5月至7月间,两人伙同冯秉?当时的同事杨晓铧,以高息存款为诱饵,采取吸收存款不入账的手段,侵占资金共计人民币1001万元,其中大部分资金被陈柏年赌博挥霍。

  他们的犯罪行为没过多久便被发现。当年8月,得知陈柏年被捕后,冯秉?来不及告诉家人,便仓惶逃离了中山市。冯秉?负罪潜逃不久后,1997年9月,同案犯陈柏年和杨晓铧被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和13年。

  为逃避追捕,冯秉?漂泊24年,在广东广州、汕头、惠州以及四川等地辗转躲藏,其间同一名四川男子生下一女。冯秉?将自己的过往埋藏在内心深处,24年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历史。她对“丈夫”谎称是海南人,每当过年过节,她的“丈夫”提出要去见见冯秉?的父母时,冯秉?总想办法搪塞。因为害怕身份暴露,冯秉?不管小病大病都不敢去医院,包括生孩子。女儿上学要填家庭成员信息,冯秉?要求其在母亲那一栏填“无”,并对别人说自己是领养的。

  冯秉?出逃时身无分文,这也让她每天都要为抚养女儿、维持生计而奔波。因为不能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,冯秉?便找那些包吃包住的小工厂打工,生活无着时日薪10元的工作也干过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冯秉?在一个小皮具厂打工,每天都要徒手接触被化学试剂浸泡过的原料,双手手指的指纹已经磨损得看不出纹路。

  这期间,追捕冯秉?的脚步从未停歇。监察体制改革后,2019年5月,经中山市纪委监委协调,市人民检察院将该案移交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。在市追逃办统筹协调下,各成员单位有效发挥职能作用,金融机构与公安机关紧密配合联动。

  针对冯秉?已经外逃二十多年,各项信息均发生变化的追逃难题,市追逃办围绕人员轨迹、关系网络、历史档案等基础信息,经过抽丝剥茧、去伪存真,终于在今年7月确定冯秉?的藏匿地点。

  “这24年,我活得好累。每次见到警察我都会马上躲开,每当有人询问个人情况我都特别不安。我亏欠父母、女儿太多。”归案后的冯秉?幡然醒悟:任何挣扎都逃不过法律的制裁,畏罪潜逃终究是空梦一场。

  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

  原标题:广东中山一潜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 “这24年,我活得好累”